APP
关注小程序

关注小程序

微信公众号
二维码 无锡不锈钢网

「火星公开课」第45期 | Ventureum.io项目CEO顾宇翔:项目长跑需要持续的自我监督和治理

火星财经 ·

08月23日

热度:

“投资人和项目方,对项目的认知,也应该基于详细披露,基于信息披露才可能达成最大的共识。”

4月19日晚上21点半,“3点钟火星财经创始学习群”轮值群主徐继哲、副群主邓晶玲邀请到了Ventureum.io项目CEO顾宇翔,进行“Beyond DAICO——关于可落地的ICO公链自治”为主题的分享。

顾宇翔认为持续的、有共识机制、有监督的,在项目周期披露信息,才能把token价格和项目发展联系起来。不然的话,token价格反映的都是庄家的控盘信息,项目长跑需要持续的自我监督和治理。


c.jpg

嘉宾介绍:

顾宇翔,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理论物理出身,曾在北美著名研究所做学术研究,也独立开发过一些符号计算方面的开源项目。后来曾在加拿大投行从事数年金融衍生品量化交易。

2012年首次接触比特币。以太坊技术早期和长期拥趸者。2017年4月和其他两名cofounder一起,开始了Ventureum.io这个项目。

以下内容根据群聊记录整理:

微信图片_20180421214944.jpg

顾宇翔:Ventureum是一个基于项目里程碑的审计评级资产监管协议。像我刚才发的图里面,目前的大部分ICO是基于某个公链(通常是以太坊)的双层结构。Ventureum是在双层结构中加入了一层自发监管层,由智能合约来定义,加上投资者和监管/评级者的直接互动来完成。在这个监管协议中,评级/审计的公正性,利益的绑定,投资者的保护机制的实现,是通过ventureum发行的token VTH的流通来进行的。

微信图片_20180421215152.jpg

我们认为,在传统的监管环境下,对于ICO或者token 发行的监管面临了种种困境。包括四类市场参与者,项目人,投资人,立法者(政府),审计者。根本的原因在于,blockchain本事无国界,而ICO本身只依赖某一个公链,不依赖于其他任何东西。所以我们认为区块链本身的监管和治理,最有效的方法,应该是基于区块链本身的,而不是通过传统的手段。

春天:是由项目方主动找你们发起这个请求?

顾宇翔:是的,准确说,在未来商业拓展上,我们会结合投资人,把项目方引导到我们的协议平台上面来。

顾宇翔:既然今天的主题是Beyond Daico,那必须先说一下Daico。我们整个团队几乎都来自加拿大的滑铁卢,都是vitalik buterin的校友。Daico是我们的VB大神在今年1月5号在以太坊研究论坛发的一篇帖子。原文在这里: https://ethresear.ch/t/explanation-of-daicos/465/68

微信图片_20180421215738.jpg

我这里以偏概全,试着用一句话来说,Daico希望把ICO对筹集资金的管理权放到投资人手里。从技术来说,Daico的核心是两个函数。我上面贴的两个函数里面,Tap(现金流开关)函数用于项目人控制对发放资金的速度,refund(退款)函数用于投资人决定是否要继续或者终止对项目的投资。咋看起来双方都有控制权。但是实现层面,问题非常大。

这里我引用一下36氪的一篇文章的评价。

“那么,DAICO能否解决所有问题,成为终极模式? 首先,DAICO的确是通过智能合约,为投资者提供了一层保护。但是智能合约就像一台发动了就无法停止的机器,如果合约有问题,则无法迅速止损。 比如,在The Dao案例中,黑客找出漏洞,按照智能合约的规则转移以太坊,投资者只能眼睁睁看着干着急。 其次,DAICO抑制了项目方的恶,却忽略了投资者的恶。 比如,投资者参于项目,也许仅仅是为了尽快获利套现,并不想长期参于项目的发展,也对深度参于项目的投票治理,毫无兴趣。 在股市中,这样的投资者被称为“投机者”,但是他们往往在数量上占大多数。 注意,在股市中,这些“投机”股民,一般并不经常参与到上市公司的治理和投票决策中。 而在DAICO模式中,这种参与是必须的。 那么,投机者会不会投出不负责任的票,甚至交易自己的投票权?这些问题都有待验证。“

文章出处: https://36kr.com/p/5124861.html

从我的理解看,Daico 几乎是把现有ICO中,ICO项目方在发行通证之后,拥有的绝对控制权,反过来,转让给了投资人。

但是,实际中,我们需要的是一种权益和义务的平衡。这里的义务,尤其表现在,数字货币/通证的价格波动性,带来的巨大风险。权益以及潜在的获利机会,义务(风险),都应该由ICO项目方或者投资人,在更好的机制设计下,共同享受,共同承担。

我想顺便提一下,Daico的文章时间戳是今年一月。我们项目启动是2017年4月,我们项目去年9月也有在medium发过第一篇文章。我想用一个比喻来结束我对Daico的介绍,daico就像是二十年前,“把触摸屏做到手机上”的一个想法,是一个美好有前景的脑洞。与Daico相比,Ventureum是一个同时期(其实时间上更早的)基于类似脑洞的一个具备完整功能但还需要打磨的智能手机的原型机。

春天:ven的币的功能与直接用eth的区别在哪?

顾宇翔: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类似的问题其实可以同样来问大部分的token设计上。区别在于,基于利益的激励绑定与共识建立。eth绑定的是所有持有ether的人。vth绑定的是所有持有vth的监管人和支付vth的投资人。

max:IXO项目方自证自监管发行,透明化操作可能成为一种趋势,先行者如果获得公众认可,可能倒逼改革成为主流

顾宇翔ventureum协议,从参与者上,覆盖了三类人群,项目方,投资者,和评级/审计/监管者。

微信图片_20180421220152.jpg

这个onepager简单介绍了ventureum的协议的几个关键部分。从时间尺度上,覆盖了ICO前,ICO,ICO后三个部分。

ventureum协议本身,对平台上的项目,不做好坏的评判。对项目的唯一要求就是,披露信息的透明,尤其是ICO之前的信息披露。ICO前,持有VTH的评级/审计/监管者,会审核项目基本信息,决定项目是否可以进驻平台。评判标准主要是项目披露信息的准确性,对项目本身的好坏,可行性,不作要求。

startup本身就是高风险项目,对投资人和项目人都是高风险。tokenize不会改变startup的风险本质。

ICO阶段。临近ICO的时候,项目需要公布详细的路线图,包括每个阶段的里程碑(时间,目标,期望的资金数量比例)。投资者收到项目信息,自行决定是否要投资该项目。基于Ventureum的ICO,比如,叫XYZ,会同时发行两种token。比如,xyzA,xyzB。

B token跟通常的ICO token一样;A token会享有参与项目治理的权力。投资者根据自己的喜好,自行选择投资A token还是B token。ICO结束之后,B token发售获得的资金,项目方会想普通ICO一样,立刻获得。A token发售获得的资金,会按照之前公布的路线图和里程碑的规定,被锁定在智能合约里面冻结。此外投资者获得A token的方式,是需要支付ether的同时,还需要支付1%的vth给Ventureum基金会,作为基金会维护ventureum的费用。

ICO之后的部分,当项目开始向一个里程碑进展,期间会进行两种投票。第一种投票是评级投票。第二种是投资人投票。评级投票类似与DPOS机制,投资人用拥有的A token代表的评分权力,投票给他们信任的Ventureum审计者。部分审计工作会在链上进行,其他部分会不可避免的在链下。里程碑里面每个目标的综合得分是多个审计者的按照影响力权重的平均值。

然后就进入下一个里程碑的周期。 直到整个路线图结束。

相比daico这个粗犷的脑洞,整个Ventureum加入两个最核心的部分,一个是里程碑设计,一个是dpos的评分制度。总结一下,Ventureum是一整套区块链原生的行业自监管治理协议,需要有共识的项目方,资本方,评分/监管者,一起加入,才能推动整个行业向共识自治的方向发展。在这里,希望大家能够关注和支持Ventureum项目,帮助我们完善产品,共同进步。

vion williams:好奇一问,ABtoken之间的发售比例是否有约束条件?因为B Token不锁定,项目方可以随时提走

顾宇翔:非常棒的问题。根据未来市场对Ventureum的接受程度,我们有几种不同的方案。关键在于,ventureum是想把现有的无自监管治理的ICO现状,推向未来有监管治理的方向。这个过程,阻力和挑战很多,而且市场的接受,也会是循序渐进的。所以早期我们可能会A,Btoken的比例限制小一些,让市场自行决定。等到有了市场共识以后,可能会再做相应的调整。Ventureum还有一个熔断机制在熊市下保护项目人的权益。时间关系,就不详细展开了。可以私下详细讨论。

vion williams:OK,也就是AB token之间的发售比例写在白皮书,让项目方和市场进行博弈,这个倒是挺期待。估计这里就会出现一个行业默认的潜规则——默认比例。

顾宇翔:对。这个更多的是business 方面可行性的考虑。需要看市场的反馈。

vion williams:我还有一个问题,我认为任何里程碑设计都存在局限性,因为创业这个事,不太可能就按照一开始的规划路径发展,因为市场的变化很快,尤其是这一行,格局变动的速度比互联网还快,我之前睡不着觉是因为公司的资产也被庄割了,导致不得不重新思考和寻找现金流项目。如果当市场出现大的变动,导致Ventureum上的项目方需要重新调整里程碑,这种情况不知道你们是否考虑过如何处理。

这里可能会面临一个零和博弈,首先项目方是在水里游的人,春江水暖鸭先知,根据市场的变动,做出的判断调整可能是正确的,但投资方可能不这么认为,并且双方存在信息差。这时候,投资方的权限貌似大于项目方,投资方对项目方的过度干涉,导致了Ventureum平台上的项目方失败。

顾宇翔:所以需要评分者。评分者是核心,披露审核总结信息。这个不是机制的问题,是startup本身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性造成的。

比如,在传统vc的股权融资里面,一个项目到了B轮,融不到钱了。但是,其实如果只要当时挺过去了,成功概率就会大很多。这个问题是一样的,没有oracle,没有上帝。无论是ICO融资还是股权融资。

Ventureum:我认为还是有一定的差别,因为在DAICO的模式中,是把所有钱的一步到位,投资方做的是,干涉过程是否释放投资资金,甚至退回。传统VC的股权融资里,是项目方拿到第一轮之后,就需要考虑如何拿到第二轮,阶段性的发展目标不太一样。我认为两个模式,从下往上的发展逻辑不一样,应该会有新的玩法。

顾宇翔:你说的没错。可是你需要考虑市场因素,评分信息会影响市场价格,在价格高于发行价的时候,投资人不会选择退款,因为市场上卖掉可以获得更高的收益。

vion williams:DAICO本质上是对Token流转的监管和治理,一定程度上解决某些问题,ICO就是个残缺的募资方式。项目采用哪种方式进行融资,和好坏没有本质关系,再者说,难道目前好项目的募资方式就是正确的?未来这些项目就能够存活下去?

顾宇翔:从商业的角度来说,短期内,头部项目对监管的需求确实不大。但是,据我非常狭窄的信息渠道了解,目前很多token fund的投资脚步都慢下来了,不是最头部的项目,其实融资并没有那么容易。

vion williams:两者之间,并没有存在起到决定性因素的逻辑关系。

顾宇翔:同意。之前融了很多钱的所谓的好项目,大家可以复盘看一下。除了可能很多人赚到了快钱之外,项目本身,大家会有不同看法吧。所以,持续的、有共识机制、有监督的,在项目周期披露信息,才能把token价格和项目发展联系起来。不然的话,token价格反映都是庄家的控盘信息。投资人和项目方,对项目的认知,也应该基于详细披露,基于信息披露才可能达成最大的共识。

项目长跑的话,就是需要持续的自我监督和治理,而不是项目开始的时候,凭着白皮书和团队背景,评个级别,就算完事了。


本文为火星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归火星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须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火星财经”,若违规转载,火星财经有权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字: 火星公开课